2014阳大奖娱乐城明山超级马拉松越野挑战赛

阳明山超级马拉松是好几个月以前就决定要去的一场赛事,但马拉松之于报名、报到在最近几年已全然改变,更何况还有捐款或其他相对性的善举需求。但我总认为运动之于全民是好事,而马拉松以外的外加些有的没的,个人就认为是很多余。毕竟这个运动已经成为不是那么自由意志的运动了,没得选择,从报名就开始。
关于赛道搬到了阳明山的山路上,是我还没去过的地方,和气候如出一辙,不管是难度、高度和量度,几乎都是一大挑战,更何况是超级马拉松,这是我报名的原因。但,报名的”时间”让我犹豫了很久,加上政府的变故代称的小确幸,让我的犹豫期又增长的不少,但最后我始终都没有改变心意。毕竟66公里的山路,与年初的镇西堡很像。而我也只是想为自己找到一种叫做极限的点在哪里而已?2014年的岁末年终尾场马拉松,湿冷又难熬,北部的气候就是这样,冬天的雨打在湿湿冷冷的身上,那种温感瞬间荡到了谷底。
很难跑,还想起几天前到薛老师家拿年历时的场景,也是湿湿冷冷的天气。我们聊到了又是马拉松的观念,到底我们需要跑到多久?跑多长?或者是一直跑,一直跑,一直跑,曾几何时?我和薛老师认识也过了许多年岁,从一同跑步认识到慢慢在马拉松的赛场上找到属于自己的天空,虽然年岁不同,但说穿了就是一种生活态度。每人皆如此!但薛老师的能量肯定比我大,而这也是他早年在工作上本质学能学习所得到的结果。才可以跑得这么长久,也长远。我想,最后,对于近几年的马拉松,薛老师还送了我八个字,「旷日废时,劳民伤财」,还蛮符合现下我对于台湾马拉松的观点。毕竟,这是一个很现实的社会,不,应该说是现况吧!马拉松,啊自己练一练就可以了,偶尔参加个经典赛事,或说是成果。但总要持续下去吧!这是最难的部份了。回到了赛前一天,这种台北都会郊区的马拉松,住外地的我必须前一天上来,但一早的大众运输还未醒,只能搭小黄前往,这样的马拉松报名费又增加了不少。
我说天气不怎么乐观,连续下了两天的雨,起跑天的早上,才凌晨3点半,雨滴滴答答地下,还不小,想说就不去了,但这样不是很浪费钱吗?哪有人报名却不去的,会被人笑!可是,下着雨的马拉松加上低温,这实在很难让人动身。但我还是先来料理早餐再说,想说雨等会儿就会停了,果不其然!雨虽没停歇,但变小了一些,吃完早餐,也着装完毕,清晨还是很冷。我拦了一台小黄,黑夜里的都会已没有了过度喧嚣,好似繁华刚过要清扫的街头,但夜店的灯火通明我是看不到,却是小黄司机眼尖的收入来源。这是小黄司机跟我说的,短暂的车程,雨刷断断续续刮着玻璃车窗,很顺没有杂音,想必这台车还蛮新的。
透早的台北街头很好开车,所以速度都很快。与司机聊着他们的运将甘苦谈,还有整个都市的生活,和夜生活,这些早早出门开车讨生活(或者是退休打发时间)的运将,都是靠别人的夜生活而生存的,一环扣着一环,这也说明了一件事,那就是,每个人的生活目标都不同,我的世界,你的世界和他的世界表面上都没有什么关联,但实际上我们都同样生活在一个共同圈内。谁也不知道何时会对上头?是好是坏各凭运气,天龙国如此,整个台湾岛也一样,逃也逃不了。只能跑,一直跑,一直跑,一直跑,一直跑,一直跑,而跑马拉松的世界对别人来说,更或是那些过惯了夜生活的人来说,跟本就是两极化的最大值。我无法想像!从中和南势角到至善国中,光车程就要400元大洋,对于流浪马拉松的跑友来说,是一笔很大的开销,我反而比较喜欢可以露营的比赛会场。但这都是在较偏远的地方才有可能的。还有主办单位的努力,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反正要来不来随便你。
细雨绵绵,早晨的台北天还未完全亮,当大部份的都市人都还在梦床上时,我们已经准备妥当,肩背着红色大提带,来到了至善国中校门口,有志工在引导,跑友们陆续出现,不难辨认!虽然湿冷的空气中还散发着让人打退堂鼓的念头,但眼看聚集的人潮越来越多,而且各个坚定不移的动作,彼此的眼神非常锐利地对上,那种我怎么可能回头的想法就更加坚定。他可以我怎么会不行呢?强者大有人在。自己幻想着自己能够取消这一次的赛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,反而很自动地顺着人潮排厕所、寄物、做暖身,等着起跑时间到来。大会主持人在台上说些激励人心的话,还简单介绍了这一条路线的赛况,还有注意事项,说什么这一条通往万里庚子坪温泉区的产业道路,超马折返点人烟罕至,坡道陡之外,非常有挑战性。我们会闻着微微的硫磺味,甚至于运气够好的话还可以碰到神秘和神出鬼没的”云豹”喔!说到着儿,我心里的OS简直不敢相信,这跟本就是在胡扯!还是错把花猫当云豹呢?我不知道?反正,无聊的66公里,总是要有些创意,还是只能靠自己的毅力,来对抗这湿冷的细雨,还有那阳明山东北季风下的温度,可是会下降好几度。可是我还天真的把云豹当目标,相信可以看到。
看着别人的马拉松哲学,自己也收获不少,马拉松教会了我许多事。多年来的马拉松温感,和自己的适应力,已经很能够知道什么季节和什么温度该如何穿衣服,全程下雨的路况也体验过了。丢了穿衣哲学吧!再怎么亮丽的外表,也挡不住恶劣的天候。只是最另我困扰的就是下坡,路线图:大会提供至善国中的校门口不大,所有的选手集聚在起跑口前,准备鸣枪起跑。天空已然亮起,微微的晨色蓝光,配合着黄灯光下的雨丝,这种天候刚刚好,枪声一响,大伙纷纷步出起跑点,价值500元的晶片哔哔作响,从至善路一路往枫林桥,这一条通往阳明山的替代道路,从一开始就不好搞。口中呼着热气,湿冷的雨和风飘打在脸上,衣服还没那么快湿,但汗已流夹背了,冷不再,只有众跑友的一大股热力。经过4.7k的补给站后,才是真正的山路,往风柜嘴,那是10k的指标,超马和全马一同出发。
随后的山路我早已经忘了差不多了,反正就是一直跑,一直跑,一直跑,一直跑,一直跑,而且,浓浓的雾气袭来,伸手不见五指,天空中的雨丝很快就变成雨滴直落,冷风断断续续,刚开始的低海拔慢慢升高,终于感到了冷意。扺达了下一处补给站就是风柜嘴了,冷风不断地吹来,喝杯热姜汤吧!志工招呼着我们,供应着我们所需。忘了说这一场跑马需带钢杯,是蛮特殊的跑马。补给菜色颇丰,我抓了几只77乳加,很硬,加上天冷手都冻僵,连吃快小乳加都很难。我需要热量,虽然还有其他补给很好吃,但不能吃多,手拿着钢杯,顶着冷风离开了那短暂温暖的补给站,开始下坡,往下一个10公里迈进。相较于全程马拉松,我还需再跑个半马以上。所以,我的配速告诉我不可以太快,依照平常的练跑速度,但实际上会快上一点。
这时,雨又间歇性地大了起来,浓雾来来去去,阳明山的路弯弯岖岖,至于从风柜嘴之后的路,虽然已无心浏览沿途的风景,反正就像是用描图纸看东西一般,索然无味!天气冷对我有利,冷会麻痹自己的疲累,还有酸痛,冷会散热的较快,但却又要不失温的话,穿衣是一种技巧。这一路上所认识的跑友不多,反而多了许多年轻妹妹,很会穿衣服跑马拉松,与前几年真是不可同日,也说明了台湾还正在夯运动路跑风,蔚为风潮。过了全马折返点之后,人瞬间少了很多,折返点也是一处补给站,超马全程约5公里左右一处补给站,可以提供跑者足够的所需。也当然,费用并不便宜,在台湾而言,马拉松的出场费用会越来越高,这是可以预料的事了。之后我必须再跑个10公里才会折返,这时,全身上下也渐渐湿透了。身体的状况不错!但超过了42公里的马拉松,在后段上就显得吃力,随着我的旧脚伤,会反应在长程路跑上,而下坡也会因为这个脚伤连带影响整体的速度。
这是我的经验,从镇西堡的100k之后,我才知道我的极限在80公里左右,要不是脚伤的原因,100公里对我而言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。只是过度的运动量,对于已然受损过的活动关节骨骼来说,是极大的压力。这是我的经验,我想很多跑友也都会面临到受伤后的运动复健,我深感体会。也拜马拉松之赐,让我能够了解到极限的意义—那就是没有极限。大奖娱乐城心里虽这样想着,但逝去的也追不回,受过伤的地方永远也无法恢复到正常的状态,所以只能认命,不能跑这么多和这么远,但人总得慢慢去试,没有去试也永远无法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?这有点矛盾,却很容易理解。所以,66公里对我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问题,才是报这一场的主因。
心中的默念在马拉松的路程上起了很大的作用,还有想一些事情,整个马拉松的时间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独处的时间,就像是阅读一本书一样,可以好好安静地看完一本书。常常也因为有了马拉松的时间,顺便也安排了工作进度,或者想着未完成的作品该取什么名子?部落格该下什么标题等,?也有很多的想法就是在马拉松的时间完成决定的。,,大奖娱乐城随着现状的风景流动,感觉上就忘了痛苦的爬升,虽然有些跑友宁愿用走的,这也不错!可以趁机休息一下。硫磺味闻到了,我还蛮喜欢硫磺味,但有些跑友却摀住鼻子,淡淡的硫磺香有温泉的感觉。想着能泡上一池也不错!在蜿蜒的庚子坪产业道路上,两旁告示牌围着禁止进入,和有毒气体的标志。雾气越来越浓,再过个1.5公里就是折返点了,跑友纷纷回报里程。啊我问:「有没有看到云豹?」「没有,」这跟本就是胡扯的诱因,却不及此时的浓雾,我只感受到这浓雾把我团团围住,是另一种”云抱”吗?还是在浓雾里的远方出现了两颗亮点,就是云豹锐利的眼睛?我想是吧!一定是我看错了!没想到是跑友们的头灯,接着,在一处极为不起眼的地方,出现了几个黑人影,跑友哔哔声绕过了折返点,我也跟随。已经跑完一半了,心想,回程才正要开始。但湿冷的状况依然没变,这样也好,对我而言是好事,有时候我也会看看别的跑友,有些人怕冷穿很多,而有些人是不是比较不怕冷只穿背心?我不懂!但我知道温度的重要,适当的温度对跑者来说很重要,尤其又是阴冷的山风,一阵吹来会冷到刺骨,但没有风的时候又显得热气难耐!湿冷的马拉松的确不容易跑。山路上上下下,趋缓了双脚的疲累,这时已经有一点感到撞墙期的出现了,约在35-38公里之间,但因为冷,所以比较不明显!我知道等一会儿又要上坡,去程和回程的高度都需要磨练过两遍。我的速度有些慢了,反正我一定可以在时间之内回到终点,心里是这么想的。又不是要跟别人比,马拉松就是跟自己比赛的一种挑战,但有时候会有一点例外。我隐约听见我背后有急行而来的脚步声,回头一望,是位女性跑友,在爬坡的路上急驶而来,我们简短寒喧几句,我说她的脚步声很激励人心,这时,我才会有一种「我不想输她」的念头产生,遂加快了些脚步,想拉回我的速度。果然有人一起跑的速度会比较快,这时,我的速度被她带了起来,一路加速往前,远远把她抛在后面。感谢她把我的撞墙期速度带了回来,可是,才过个补给站,又被她追了回来,我才知道女性在马拉松上的潜力,是不容忽视的。最后我还是输了,没有藉口,只能怪自己练习的不够。但看到别人也一样在马拉松的场上坚持不懈,勤奋地跑着,还蛮祝福的,就这样,在慢慢的上坡道路上渐渐拉远了距离,终至不见。但补给站内的风景,虽然料多味美,还是不能过量。最终,我虽然没有降低速度在下坡道上,在过了风柜嘴的补给后,下坡的难度才渐渐出现。这是我的问题,其他跑友我不敢说,我只是觉得他们下坡的速度怎么都不用煞车?膝盖又怎么受得了呢?下坡反而慢了许多,在回程的路上,大老远都没有半个人,一长串的路途,没有里程,只有散落的指标,若非记忆或眼尖,可能还会跑错路段吧!回到了最后的4.7k补给站后,总觉得这时才真正有点累的感觉,可终点在望,我只想早一点回到会场,赶快回家,结束这湿湿冷冷的阳明山之旅。最后的至善路上,假日的车潮没有很多,雨也停了!我马不停地跑回终点,这时完全没有交管,只能靠自己的识途。身上的衣服从湿到渐干,体能的热量很强,只要不断地运动,就可以产生热能。人体的极限是无法想像的宽大,完成后只有区区一块奖牌,领完寄物,再补充杯姜汤,午餐便当也没有,只有几包饼干,还有面线吃到饱。但整体的超级马拉松下来,大奖娱乐城我还是认为非常值得,换完装,退晶片领回500元,又背着红色大肩包袋,这时有公车坐了,而在台北的天空,正要放晴,温度也回升了几度。美好的完赛步上台北街头,那些个世界,不同的世界又开始在运作,或早就已经是进行式了。而我正处于这个世界的角落里,像完全不相干地路过,对我没有冲突,没有善意,也没有恶意。但回家的路才刚刚要开始呢!跑完证明和奖牌:成绩:项目号码布号姓名组别完成时间总名次分组名次66km6296刘O易男M组08:03:0111917后记:其实天气冷对跑者来说是很不错的天候!有时候淋着雨跑马拉松也会有不一样的体验,和心境,可以决定更多事。只可惜,云豹的事我还没算,是这一场的遗憾!

文章主题:大奖娱乐城 转载请注明此链接:http://www.hanvonits.com/95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